文案详情
导航

纪录片《老兵故事》30 解说词脚本

人物纪录片 366 41

今天是2020年的1017日,通过李载生老师联系的这位参加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陈自德,让我们采访之后很是愉快。91岁,记忆力超好,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腔,吐字清晰,交流起来没有一点障碍。特别是这位老兵从部队开始,当了一辈子领导干部,思想觉悟高,跟着共产党一辈子忠心耿耿,明辨大是大非。让采访者感受到了是一种学习和享受。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19491月参加革命,经过解放战争就是打太原,参加解放太原的战役,还有大同。我解放战争就参加这么一段。然后514月部队就入朝,我当时入朝是在志愿军6820兵团的,68203师炮兵团,我是当炮兵的。入朝一直是参战,都参加过什么战役呢?入朝第一个战役就是金城阻击战。那是最大的战役,那是美国麦克阿瑟亲自指挥,向咱们朝鲜人民军和志愿军进攻。我们那次战役打的是最惨了,咱们的火力不行,空中没有权,地面咱们那个武器也不行。这是第一仗,打的损失比较大。然后逐步的部队就转入防御,就不进攻了,防御我们这个部队参加了西战,西线。朝鲜分3个线:西线、中线、东线。西线我们也去了,中线也去了,中线就靠上甘岭不太远。上甘岭那个战役,我们那个部队就是配合,上甘岭美国一攻打上甘岭,我们这边的部队就攻击,就是你要打我,我这边就扯老美的后腿。在东线防御的时间比较长,大约有一年多的时间。然后,那是1953727号,决战最后的一次。大家都知道奇袭白虎团,那就是我们师207团打的先锋,就是穿插,穿插到敌人的团部白虎团,是我们那个师一个侦察排杨伟才带领,大概那个戏大家都看到了。当时我的任务是什么呢?就是抢炮,敌人那有一个炮兵营,榴弹炮对我们的威胁最大,我的任务就是和我们的营长带领着一些士兵,跟着步兵走,踏着步兵的脚步,步兵打到哪里,我们就到哪里。我们那个07团,团长叫赵仁虎,那个团长原来他是营长,穿插他带头,就是他的那个团穿插战胜了敌人白虎团,打得敌人当时就是丢盔卸甲,那团部整个给打垮了,白虎团的团旗就叫咱们给夺过来了。我们呢第二天就是抢炮,咱们缴获敌人的榴弹炮,一下子就缴获6门,那对我们的威胁最大了,那天正好是阴天,要是晴天还抢不了,晴天敌人就不等咱们抢,那飞机把这炮就给炸了。可喜那天老天睁眼,就阴天就不晴,然后咱们把那个炮、汽车缴获了,没人开,开不走,有的敞车也是缴获了以后缺乏坦克手,当时的困难就是这样的。有的靠人推呀,靠人拉呀,把这些胜利战品抢到后方。然后就是到53年的727号吧,然后全线大反攻,当时我们连的几门炮也积极参战了,就是大反攻的时候,727号第一轮,签了停战协议,就是这么个情况。


图片


【主持人】讲到这里,老兵十分谦虚的说自己没有什么贡献,通过看电视听广播,他又回想起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友,谈话间他想念牺牲战友的悲痛之情油然而生。并且一再强调,功劳归功于党中央,归功于那些英雄和烈士。一位91岁老兵讲话的高度,令人顿生敬意。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“我没啥贡献,谁讲话那些光荣牺牲的烈士,一直现在电视上播这个抗美援朝,我觉得非常难受,就我们那排,我们那个连,牺牲了好几十呀。我当时一听广播那个抗美援朝的电视,非常难受,就现在想那些战友。韩国给返回那些烈士的遗骨,那有没有我们的战士呀?非常的感到悲痛。所以我没什么大的贡献,咱要比那些英雄,那些烈士,那是九牛一毛,差远了,确实差远了。但是总的来讲呢,党交给我在朝鲜抗美援朝的任务我是完成了。负过一次伤,轻伤脑袋。(负伤的经过给说一说,当时是怎么负伤的?)夜间执勤站岗,我们和步兵在一条线,夜间的岗我是负责炮兵侦察的,炮兵侦察排排长。负责侦察每天,白天是指挥炮射击,向目标射击,晚上我和战士一样,轮到谁的岗谁上岗执勤。就是夜间上岗的时候,敌人的炮弹炸到我们的跟前,然后我的脑袋负的轻伤,戴的棉帽,要是单帽就毁了。总的看我没什么大的贡献,主要的贡献还得毛主席指挥的好,彭德怀元帅在朝鲜亲自进行指挥,这功劳还得归功于党中央,归功于党中央的英明领导,还得归功于那些光荣牺牲的那些烈士。所以我觉得呢,今天二位来采访,我心里觉得还是不太什么,和这些人相比,我还是差得很远、很远。”


图片


【主持人】因为陈自德老兵讲述的条理清晰,我们也就破例没有对讲述的内容进行删减整理,就连前后顺序也没有调整,因此,没有像以往采访老兵那样整理稿件,而是按照原来讲述的倒叙也好插叙也好,原搬抄写成篇。 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“过江的时候我是班长,我提升到正排那就是在朝鲜度过的3年那。从开始51年的4月,一直到54年的5月才回国。呆了好几年在那个地方,一直打到停战,然后停战以后才回来,部队才回来的。我们那部队203师奇袭白虎团,就是我们那个师呀,我仅仅是小小的贡献吧。我属于68军,203师,师长杨栋梁非常勇敢。

开始入朝首先一个战役那就是金城反击战,敌人是从朝鲜是两头大当中小,朝鲜从元山登陆,那时朝鲜蜂腰,一掐把咱们的部队给你分割了。当时我们反击的就是金城,那个仗啊就别说了,非常残酷。就讲我们战士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,上面咱没有飞机,下边咱没有坦克、打炮,很少很少。但是我们的战士英勇顽强,打那个金城整个阻击战,就是阻止敌人没过三八线这个北边战线,要没有我们那次战役,那朝鲜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了。所以说我在朝鲜谈不到什么贡献,就跟着同志们打呗,我是指挥炮的,我们连里4门炮,你说打消灭多少人,没有数,消灭多少敌人没数,那也数不过来,反正一直属于炮兵。(刚才说过节是怎么回事,您给讲一讲?)唉吆那个不好讲,一讲太难受了。(讲一讲,留下一段历史)我是炮兵侦察排长,我们下边有一个侦察班,这个侦察班就是56个人,每天在前沿跟步兵在一起,就是观察哪地方有情况就指挥炮射击。那天是元旦,咱们北方人都有这个习惯过元旦吃饺子,笑,这不是什么好事,是个很悲痛的事。我有两个侦察兵,那天是野炮接我们的防,我们要下去修整,但是他要来呢得接我们的防,我们要把前方的敌情一点一点的把敌人的活力点都得给介绍,以备他好指挥射击,我们才能下去。当时那天我们那个侦察班,好几个人是广东的,一个是贵州的,他们喜不喜欢吃饺子呢,也喜欢,但他不会做。那天给介绍敌情我没去,就到前边介绍这是什么那是什么,我说你们去,我在就爱给你们包饺子。结果去了一个侦察专门计算的,一个侦察员和咱们那个二炮进行介绍敌情,就在这个情况下叫敌人发现了,敌人的坦克一发炮弹就把我们那个观察所,就是盖的那个工事给捅了。结果我们那个计算员双目失明,我们那个侦察员光荣牺牲,还有二炮的一个也牺牲了,就那一天感到非常的悲痛。

说实在的我们炮兵总的要比步兵还差点,危险性总的还能少一些,炮兵最前线的,最危险的就是我们。我们侦察,侦察不能在后边,你得和步兵在一起。还得和步兵直接联系,听取人家步兵的要求和指挥。没什么事迹,也没啥功劳。”


图片


【主持人】老兵陈自德的经历也是那个年代才有的,才可能发生的事情,甚至有相当多的国民党军队都成为了共产党的军队。他从国民党军队到共产党军队,10个月时间就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从中可以看出他这一生忠于党、忠于革命。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“当兵,我跟你讲我当兵是这么当的兵。家里贫穷,说实在的吃了这顿没有那顿,相当困难,欠人家地主地租20旦粮食还不起。后来国民党就上那村招兵,按照我们家的土地,地主就摊上了,摊上了后来我那阵还小,才17岁呀,那没有办法,眼看着家里老人生活的确实苦,吃了这顿没有那顿,没有办法,后来欠地主地租他一个劲要,还不起,最后我和我的父亲商量,我说我顶,我拿我去顶那个地租,就这么地我去给国民党当的兵,那个地租。(那时19几几年哪?)47年的10月份吧,那时穿棉衣,就给国民党去当兵了。但国民党当兵是个小孩,走步也跟不上,跑步更不用说,后来连长就把我给弄到连部,给他当勤务兵,一天伺候他。没打过仗,手榴弹都不知道怎么扔,一直到北京和平解放。我们就是接受傅作义大部队交权了,然后接受傅作义部队改编了,我们那部队就改编成解放军了。491月,我是47年的10月参加的国民党兵,反正也没打过仗,还是个小孩一样。为什么我是定为1月参军的?我们那个国民党部队就整编了,里边整个就派解放军的人,咱们的工作人员就接手,从那以后3月分就到了山西,(你当兵的老家是什么地方?)北京市顺义县马家巷村。我为什么49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194910月就入党呢?我是穷人出身,解放军、共产党是为解放穷人的,所以我就在解放军官军那坚决的拥护,然后咱们那个特派员,那时候是打太原,那整编的部队里有很多国民党的老兵非常反动,在部队行军的时候他们还闹事,我当时的决策就是和当时的特派员,那阵一个连就有几个老共产党员,从那以后就发现我是穷苦出身的,是共产党可依靠的,培养对象。我就10月份就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最早的,我们连都没有,就我一个。(参加解放战争打一个太原,还打哪了?)大同,大同没等打,等我们部队到了就什么了。(打太原的场面经过您给讲一讲)打太原我们是侦察呀,太原打仗的时候,我们侦察是正在太原的北边,有一个那叫什么塔,那塔可高了,20多米,总攻那天我们的指挥所就在那个塔上。(目标太明显了?)不明显不行啊,所以观察吧就得在明显的地方,你在明显的地方才能看到他的明显的地方,你要在找一个暗的地方,发现不了目标要你没有用啊。当时我们在一个塔上,然后太原解放。没啥,就指挥炮。”


图片

 

【主持人】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,老兵再一次强调说要把自己的成绩往小里说,党的英明领导和革命烈士的英勇牺牲,永远在他心中占据了至高的位置。这就是老兵的品质,这就是老兵的人格魅力。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“我,希望同志啊,对我不要夸大我的成绩,(实事求是)没啥功的,我现在这不这两天每天晚上播抗美援朝,每天晚上我看和实战对照,到底是不是那么个情况,电视一提到烈士啊,牺牲的烈士,我就觉得非常难受。那些小同志非常好,尤其我说那天前边牺牲那个,那小战士非常活跃,你说打拍子、唱歌、跳舞,最活跃那么个人牺牲了,我是非常欣赏的。那阵我是侦查排长不是吗,下边有一个有线电视班,一个无线电视班,再加上侦察班3个班。那阵到朝鲜,说实在都准备牺牲,这个咱不能说,一入朝就定了,排长牺牲了谁接班,连长牺牲了谁接班,指导员牺牲谁接班。我是确定接连长的班,一旦连长牺牲我就是他。衣服牌上都写上自己的名字,牺牲时候好给你往家寄信,口袋里每人都装着有一个牌牌,家住哪里,抗美援朝就做光荣牺牲的准备。我总的来讲还算,就是轻伤一次,再没有什么大的危险。(从朝鲜回国的情况说一说)回国的时候,我的任务是押炮,就是缴获敌人的炮,整了一个专列,连咱们的炮带敌人的炮搞一个专列,那个专列还得偷着跑,白天不能走,不能公开。那就不用说了,非常的光荣,回国的时候。快到鸭绿江,第一站就是新义州,在那个车站搞一个大的欢迎,我们这个专列实际上我们志愿军押炮真没几个人,就20来个人,但朝鲜的欢迎场面那就不用说了,人山人海,对我们志愿军非常那什么热爱,欢迎,就那么然后一直回到江苏,到苏北在那驻扎了。”


图片


【主持人】老兵陈自德是十万官兵转业北大荒的一员,他在北大荒的生活经历也是白手起家,到丰衣足食,无论到哪个单位都是发挥了一个带头人的作用。如今离休30多年了,关心国家大事,享受天伦之乐。

【同期声】老兵陈自德:“为什么来北大荒是怎么个情况,部队本来是我又调到炮兵基干团,当时十二指肠坏了,十二指肠溃疡,然后就住院了,住院以后,那时在徐州住院的,住了差不多有一年多,就治这十二指肠溃疡。那阵回部队也回不去呀,那阵本来又给我重新调整工作了,也没去的了,最后疗养,你去疗养吧,又到泰山疗养。就把这些老干部有慢性病的不能参加工作的,济南成立一个干校,济南第一干校,我也去了。583月上北大荒来的,我们那一个干校整个去了,集体转了,都在853农场垦荒。我在85359年的8月,东北农垦总局在迎春成立一个出口转运站,就是过去的迎春粮库,过去那农垦局,对外出口的转运站,在那当保卫干事,没有多长时间,有2年,在那建迎春粮库,当时晚上睡觉,眉毛都挂霜,没办法,临时整的房屋,第二年又发动这些青年要重新盖房,盖正规的,我没到那时候,我到60年调到虎林来了,调到虎林财贸,给我分配到烟酒公司,业务股长。然后到64年又成立食品公司,任经理。一直到最后,又调到百货公司,正当整顿,整顿完就把我留到百货公司,当总支书记。839月那时提倡子女接班,我就在那个时候,组织姓郑,最后批准18级副处级待遇。就这么个情况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整理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(我们重在分享,尊重原创,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)

  • 资讯
  • 最新问题
已经到底啦!
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
预约成功后,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
预约成功
您已预约成功,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
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

关注【客服微信】

抢先听最新案例,新客礼包等你拿!

提交
复制成功 微信号: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, 详细了解! 打开微信